相关文章

让艰苦创业的岁月永不尘封—铁西区“铸造博物馆”创建纪事(图)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sysxcw.net/

  沈阳铸造厂始建于1939年。沈阳解放后,工厂多次更名,直至1956年,该厂定名为沈阳铸造厂。

  铸造厂占地面积33万平方米,职工人数最多时达5800人,年最大产量达38500吨,生产铸件上万种,是亚洲最大的铸造企业。

  在铁西区企业“东搬西建”过程中,沈阳铸造厂也在拆迁之列。然而,一些有着浓厚“工业文化”情结的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积极建言,希望将铁西区现存的、有限的工业文化遗产完整地予以保护。

  2007年4月17日,沈阳铸造厂浇注完最后一炉铁水,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。铁西区决定将该厂大型的一车间保留下来,将其改建成一座集中展现东北老工业区工业文脉的铸造博物馆。

  走进这座1.78万平方米的“铸造博物馆”,映入眼帘的是冲天炉、地坑炉、电炉、焖火炉、烘干窑、砂处理流水线、除尘设备、砂箱、砂型、木型及一些工人的常用工具等,总共2000多件,完整地展现了铸造的7大工艺流程。

  同时,运用大量的图片、文字、音像等,再现了铸造工人当时的生产场景、工人的劳动创造和沈阳铸造厂对国家的贡献。人们参观后评价说,它是沈阳的记忆,是中国的记忆,最终是世界的记忆。

  一段难忘的情结

  在过去的工业企业曾流传着一段“顺口溜”:车钳铣,没个比;铆锻焊,凑合干;让翻砂,就回家。这段“顺口溜”说的是工厂的七个主要工种,而翻砂就是铸造。

  当时这个厂主要产品是铸造锅炉和暖气片,就拿造型来说,不论酷暑,还是严寒,工人们都是光着身子,腰围一条围裙或“洋灰袋子”,在基本没有玻璃的厂房干活儿。8小时内,一个工人要用锹往砂箱里装5000公斤砂子,用三四公斤重的砂冲子在砂箱里捣8000下左右,要把百斤重的砂箱抬上抬下300多次。

  一天下来,工人们除了牙是白的,全身都是黑的,累得浑身散了架子。浇注时的烫伤、铸件出炉时的烤伤,还有给工人造成终生痛苦的矽肺,让工人吃了不少苦头。

  然而,当家作主的喜悦激发了工人阶级的聪明才智,一个依靠自力更生、通过技术革新改变企业落后面貌的活动在企业轰轰烈烈展开。

  在铸造博物馆有一个气动锤,现在看起来可能很土气,当年这个气动锤却为减轻工人劳动强度立下了汗马功劳。为解决浇注时的“冒口”难题,只念过两年书的张成哲下决心攻下这个难关。不会画图纸,就用泥、用面、用肥皂做模型,然后再找工程技术人员帮助画图。经过几个月的艰苦努力,一个专门用于除“冒口”的气动锤终于研制成功了,过去十几个人很费力的活儿,变成一个人轻松按电钮就可完成。

  铸造博物馆有4幅宣传画,作者都是朱润轩,一位已经退休的工程师。其中有一幅他在1972年画的“浇注生产线”。

  画面上,一个工长在指挥浇注,操作台上坐着一位青年女工。她轻按电钮,一罐铁水倒进砂型。这条“无触点浇注生产线”也是张成哲搞的。过去,二车间干这些形状各异的较小铸件的是70多名男工,而这条生产线建成后,换上了24名女工。

  张成哲从1950年入厂到1992年退休,共实现革新项目785个,其中18项填补国内空白。张成哲曾3次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。

  一曲工人阶级的颂歌

  通过博物馆的展示,我们不仅能感受到工人们工作的艰苦、工人们为改变笨重体力劳动作出的努力,也能看到他们在如此艰苦条件下为国家作出的积极贡献。

  在铸造博物馆,还摆放着一些产品模型,如水泵、鼓风机、机床床身等。铸造是装备制造业的基础工业,沈阳铸造厂生产铸件上万种,最大60吨,最小几百克。

  承担着沈阳和全国许多大型主机厂的铸件配套任务,素有“东方鲁尔”、“共和国装备部”之称的铁西区创造的数百个“共和国工业第一”中,很多都离不开沈阳铸造厂的贡献。同时,沈阳铸造厂的产品还出口美国、韩国、蒙古、越南、阿尔巴尼亚等国,为国家挣回大量外汇。

  在朱润轩画的宣传画中,还有一幅,题目叫《浇注正酣》。画面上,两部天车分吊两个铁水罐,从两边向一大型砂箱里浇注铁水。

  据介绍,这是沈阳铸造厂1976年为杭州一家企业浇注大型制氧机机壳。这个机壳重40吨,是当时沈阳铸造厂建厂以来生产的最大铸件。那时还是突出政治的年代,当时的机械工业部作为一项政治任务将这大型铸件给了铸造厂。

  据一些老工人回忆说,干这个铸件时,工厂专门开了动员会,参加这项工作的,不仅要技术好,政治上也要可靠。从造型到浇注,生产全过程都有领导现场指挥。

  铸造业有句行话:三分造,七分倒。一座10吨冲天炉一小时出10吨铁水,而铁水浇注进砂型要逐渐冷却,但40吨浇注进砂型的铁水必须保持温度均匀。铸造厂职工集思广益,最后决定采取多座冲天炉并用、两个铁水罐同时进行浇注的办法,解决了这一问题。

  铸造博物馆由工业会展区、创意会展区、文化演艺区和铁西工业回顾展区组成。在铁西工业回顾展区中,通过实物、模型、图片等,让人们看到了不同时期的拖拉机、自行车、汽车、机床、水泵、采煤机械、矿山机械等及铁西区企业创造的100个“共和国工业第一”,不仅让参观者看到了铁西工业的发展脉络,也让参观者看到铁西工业昔日的辉煌。

  铸造博物馆6月18日开馆,至今前去参观者已有数千人。哈尔滨市南岗区一副区长带队前来参观学习后留言:愿沈阳铸造博物馆将老工业基地的文化遗产永远保留,教育后人。

  7月2日,辽宁省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焦利等人前来参观。焦利说,铁西区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。

  现在担任沈阳市科技局副局长的孙猛曾经在沈阳铸造厂工作,他参观时流下了眼泪。看着铸造厂的一切,他想起了艰苦创业年代。

  今年已经83岁的原沈阳铸造厂老工人陈丙仁也来了,他一样不落地看,亲手抚摸着一台台他熟悉的设备,其情其景令人感动。

  如今,铸造工艺已经有了很大变化,很多工序已经实现了机械化,工人们的作业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但是,铸造博物馆记述了一个工业发展的时代、一个工人阶级艰苦奋斗的伟大时代,我们永远都不该忘记,更不能丢掉艰苦奋斗的作风和精神。